让一切只是它本来模样

在一座山林中,有一座寺院,寺院里有一口钟,每天早上都会有僧人用一块圆木撞击这口钟,发出“咚——”、“咚——”浑厚而响亮的声音。每天早上,悠扬的钟声都会激荡于山谷之中。就这样平凡的日子过了一年又一年,突然有一天,钟声开口说话了,它说的第一句话就是,我来自哪里?它开始寻找它的生处。它首先关注到了那口钟,...

关于净土

修行人常常会提到所向往的“净土”,然而,为什么会有“净土”这一词呢?因为他们认为自己生活在与之相对立的被心智所污染了的“浊土”——“五浊恶世”,《维摩诘经》也说:“心净则国土净”,说到底还是与心智有关。如果人们不认为存在被污染的“浊土”,那么自然就不存在与之相对立的“净土”。修行人最终目的是心智的解...

关于维度

人们常说三维,四维,五维乃至更高维,那么,维度有没有上限呢?其实是没有的,人们通常认为维度包括时间的维度和空间的维度,实际上我们可以轻易的把其他的维度加进来,而且我们在生活中也经常使用,只是未把它归入“维度”的概念中来,譬如我们对物体描述的时候,除了描述它的长宽高的空间维度的特征数据之外,往往还描述...

开口说话的花瓶

如果你桌上摆着的花瓶突然有一天开口说话了,说“我感觉自己好美啊!”你一定会认为那花瓶疯了。然而,当你的手被刺了一下,当一个声音说:“我的手感到好疼啊”,你并不认为这句话有问题;当一个声音说:“我的肚子感到好饿啊”,你也不会认为这话有什么不妥,当你说“我的身体感到好累啊,没有力气了”,你也觉得很正常,...

不知者无罪

常见电影里有人因不明实情而做错了事向上司请罪,上司则回答说“不知者无罪”。好一个“不知者无罪”,除了字面意思之外,它直接道明了“罪”的来源——“知”。我们常说“孩子是无罪的或者无辜的”,正因为孩子是“无知者”,老子《道德经》里也提到“复归于婴儿”。一个无知的孩子永远都不会犯错,因为他没有对错的概念,...

头脑的轮回

趋乐避苦是头脑的本能,是头脑的自我保护模式,这无可非议。问题在于,头脑如何分得清楚哪是苦,哪是乐?苦乐不过是头脑的定义,头脑把得到了想要的东西称作“乐”,得不到则称为“苦”,然而一旦头脑得到了它想要的,这个“乐”并不会永久持续,而是很快就会被头脑抛弃,转向新的目标,头脑就是这样开始了它生生世世的轮回...

你的世界是一个“念头的世界”

你的念头就是你的宇宙,就是你的全部世界。念头说,有一棵树,于是一棵树进入了你的世界,念头说,看到了广袤的大地和无垠的天空,于是“空间”进入了你的世界,念头说,有过去现在和未来,于是“时间”与“记忆”进入了你的世界,念头说,有男人和女人,于是“男女”进入了你的世界,念头说,有一个“我”存在还有一个与“...

我到底是谁?(2)

忙了一天下班了,我们常说:“我觉得我好累啊”,在这句话里出现了两个“我”字,这两个“我”是指的同一个“我”吗?大部分人都是想当然的给出了肯定的回答,然而仔细推敲一番之后就会发现事情并不是这么简单。我可以找到很多类似的句子,比如“我觉得我好开心啊”,“我觉得我好痛苦啊”,“我觉得我好痒啊”,“我觉得我...

心不在身体里

人们普通的观点认为,心在身体里,身体坏掉了,心也就死了。我要说的是,不是这样的,心不在身体里,身体坏掉不等于心的死亡。比如,你的手被掐了一下,然后你会感觉到疼,你认为那是手“觉知”到了疼,然而,手真的有“觉知”到疼的能力吗?手不过是一堆肉、一堆细胞而已,它怎么可能会“觉知”疼,“觉知”痒,“觉知”冷...

人生路上有朋友,修行路上无道友

当一个人还处在“有我”的认知里的时候,他的人生之路上是有朋友的,然而当一个人踏上探索真理的修行之路时,他会发现,所谓的“我”并不真实存在,所谓的“道友”并不真实存在,如果他还活在“有我”和“有道友”的认知里,他尚未踏上修行之路,他的所谓的修行跟凡夫做事无别。一个真正踏上修行之路的人不再以眼看物,以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