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只是体验,从未拥有

 烦恼即菩提   2019-06-25 08:53   236 人阅读

我吃一个苹果的时候,我并不拥有那苹果,苹果只是经过我的身体,一颗清醒的心看到,虽然我说那是我的苹果,但是我清楚的知道那并不是“我的”苹果。我看到那苹果就是苹果,它从不不属于任何人,哪怕这个苹果是一个人买来吃的,甚至它已经进入了他的肚子里,“苹果”仍然不是“属于他的苹果”,所谓“苹果属于某个人”只是心编织的一个故事,事实是:“苹果是苹果,人是人”,苹果和人之间完全独立,并无从属关系,所谓“那个人的苹果”和“那个苹果的主人”只是心附加在他们之上的故事,跟那个苹果本身和那个人本身无关。你能明白我在说什么吗?

我从来不“拥有”任何东西,虽然我说这是“我的儿子”,但是我清楚的明白他并不属于我,他不是我的儿子,我是独立的,他是独立的,所谓“他是我的儿子”和“我是他的父亲”都是心建立的故事,我清楚的看到,他不是我的儿子,他就是他本身,我不是他的父亲,我就是我本身,我并不能拥有他,他也从未拥过有我,当心说“谁拥有谁”的时候,那只不过是心在体验它所编织的故事,我能透过心所编织的故事看到事物的本来面目——那不带有任何故事的纯粹的事物本身。

我看到,我的妻子并不是我的妻子,所谓“我的妻子”只不过是心编织的一个故事把两个人关联起来,是心创建了两个人之间的关系,虽然我们共住同一屋檐下,朝夕相处,还生儿育女,但是我仍然能够清楚地看到那个纯粹的没有故事的她,我无法拥有她,孩子也无法拥有她,她的父母也无法拥有她,我看到她本身是完全独立的存在,所谓的我拥有妻子,孩子拥有母亲只不过是心创建的一个故事,跟她本身扯不上半点关系,无论心创建了多少关系多少故事附加在她身上,那都与她本身无关。事实是我从未真正地拥有过她,即使我正拥她入怀,我也知道她也从不属于我,当我认为她属于我,认为她是“我的”妻子,我已经掉入了心所编织的故事里了。人与人之间的关系都是心所编织的美丽故事,心可以欣赏故事,享受故事,但是不可相信故事,一旦相信了故事,故事就不再是故事,心就错失了那与故事无关的真相,心看到的就只是故事,就看不到那没有附加任何故事的事物的本来面目。

所谓“拥有”是一个很深的故事,是一个很深的错觉,当你认为你“拥有”时,你会生出一种控制欲,因为一旦“拥有”的认知形成,“失去”的认知也同步产生。一颗清醒的心看到,那拥有和失去都不是真的,仅仅是附加在事物本身上故事而已,所以它能很从容的面对拥有和失去,一颗糊涂的心相信了这个故事,把错觉当真,它以为那拥有和失去是真的,它在患得患失中迷失,并且越陷越深。它害怕失去,于是它不由自主的想去控制,然而它怎么可能控制得了本不属于它的事物呢?于是,挫败感,焦虑感产生了。

当你认为你拥有某样东西,实际上你恰恰错过了它本身,当你把那加在事物本身上的故事当真时,你将忙于你所编织的故事里患得患失,你将只能看到你的故事而看不到那事物本身,当你认为你“拥有”时间时你将失去对时间本身的体验,那不包含任何故事的时间本身不属于任何人,当你不再拥有“时间是珍贵的”、“时间就是金钱”、“浪费时间就是浪费生命”等等此类人类创建的附加在时间上的认知时,当你从一切认知中解脱的时候,你将体验到那时间本身只是一种神奇的存在,它不属于任何人,它跟金钱无关,跟生命无关,它仅仅可以被体验,心可以在时间身上附加一万个关于它的故事,但是那些故事与它本身无关。工作也是一样,当我们认为那是“我的工作”的时候,我们体验的工作已经不是那工作本身,而是一个关于“我在工作”的故事的体验,我们将会在工作中患得患失,我们将错过对那工作本身的体验,我们将体验不到去除所有的故事后的那工作本身,那工作本身不属于任何人,它无关好与坏,无关快慢,无关工资高低,无关品质高低贵贱,当你抛弃一切附加在工作之上的故事去体验那工作时,你将体验到那工作本身的神奇,你可以在工作本身之上附加一万个关于它的故事,但是那与它本身无关。金钱也是一样,当我们认为那是“我的钱”的时候,我们将只能看到关于“金钱”的故事,而看不到那金钱本身,那金钱从来就不属于任何人,它只是从这儿流向那儿,它只是从这儿经过那儿,无论它呆在那里,无论它在谁的手里,它都不属于任何人,它是单纯的存在,它只能听被体验,不能被拥有,所有关于拥有它的感觉都是错觉,所有关于拥有它的故事都是心编织的故事,当你认为钱是你的钱的时候,你将看不到那钱本身,你看到的必定是你的心所编织的故事,当你说“我需要拥有足够的钱才会快乐”的时候,我知道你陷入了自己的心所编织的故事里,我清楚地看到了那事实:你从来没拥有过钱,而且我清楚地看到那快乐只是快乐本身,你从来没“拥有”过快乐,你只能体验快乐,不但“金钱”可以带来快乐的体验,任何的其他东西也都可以带来快乐的体验,只是当你没有从你的心所编织的故事里解脱的时候你体验不到这一点。

如果你控制不了某个事物,说明它并不属于你,说明你并不拥有它,“拥有”、“属于”意味着绝对的听话,如果某事物并不听你的话,说明你并不拥有它。我们都想当然的认为我们拥有自己的身体,那是真的吗?如果那身体真的是你的你可以让它不生病吗?你可以随心所欲的让它不吃饭吗?你可以随心所欲地让你的肺不呼吸吗?你可以随心所欲地让你的心脏不跳动吗?你可以随心所欲地让你的血液停止流动吗?如果你不能,凭什么说它是你的呢?很明显,它并不是你的,它并不听命于你,在这个世界上如果连你的身体都不是属于你的,还能有什么东西是属于你的呢?一颗清醒的心看到,身体只是身体,那“生老病死”只是心附加在身体上的故事,与身体本身无关。你什么都不拥有,你只是单纯的你,那些附加在你之上的故事都与你无关,你拥有生命吗?不,你并不“拥有”生命,你只能“体验”生命,体验一个被定义为“生命”的概念,生命是心创建的一个故事,心把这个故事附加在了你的身体上而已,那身体只是身体,生命只是生命,你并不拥有身体,身体也不拥有生命,所谓“拥有”,只是心编织的故事附加在了“你”、“身体”、“生命”之上而已,心什么都不拥有,就连它所编织的故事也不属于它,故事本身只是纯粹的故事,它不“属于”任何人的心,故事打它从在心中诞生的那一刻起就已经不属于心了。

你不但什么都不拥有,你连自己都不拥有,你能随心所欲的让自己快乐吗?你能随心所欲的让自己痛苦吗?你能随心所欲的让自己幸福吗?我们的心就像一座空房子,它什么都不拥有,它只是体验心中以一个又一个的念头的形式出现的一个又一个故事,心只是体验,从未拥有。 我们从未拥有过什么,所谓“人生”,只不过是生老病死的故事经过心。 

当你在削一个土豆时你觉得那个土豆是你的,那只不过是心创建的一个故事而已,心只是在体验它所编织的故事,心从未拥有过任何事物,心连自己都不拥有,正因为它从未真正拥有过,它也从未失真正去过,心在它里面看到了整个世界都是它所编织的故事。

转载声明: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注明来自“烦恼即菩提博客”。